烏爾奇奧拉的悲哀

2009-07-3

虛無的族群

我們來自何方
我們爲何在此
我們因何而存在

這個世界
荒涼的只有天幕上的月
以及那之下的細沙

這個世界
荒涼的仿佛沒有任何意義
存在于此的我們也沒有任何意義
漸漸地 我們甚至放棄了沒有意義的思索
而將自己也融入了這個沒有意義的世界

我等立于天之上
藐視形同蝼蟻的人間
我等立于天之上
遙遠的距離讓孤高的我們更顯孤獨

曾經 我們來自這下界
如今 我等立于這天空

我們戴上了白色的面具
將靈魂交于自己的本能
從此 以靈魂爲餌食 以殺戮爲娛樂

我相信 回歸虛無的我們
抛棄生存意義的我們

永立于這天之上

盲目的太陽

夜以繼日的殺戮只爲力量
令人發指的相食只爲生存

身著黑衣的死神們
面對著不停進化的我也會恐懼

過去 他們叫我們大虛
而立于大虛頂端的我等區區數人
卻早已不同于那些下級的大虛

剝落的面具下
是他們用顫抖的聲音發出的稱呼

“Arrancar”(破面)
真正的惡魔
真正孤獨的惡魔
真正承受著痛苦的惡魔

在這個永遠淪陷于黑夜的世界裏
我們心中對太陽的期待
逐漸淪爲了期待著再次死亡

哭泣的人

眼前的這個男人
以力量征服了我們
他承諾滿足我們太陽的渴望
帶領我們走向新的進化

這吸引了大部分同族
第壹次 我們這些沒有心只懂得殺戮的虛
走向了秩序下的聯合

十個擁有絕對力量的同族
被授予“十刃”之名
領導這走向統壹的族群

十刃的成員並非固定
而是優勝劣汰的選拔

那一天 一個十刃嘲笑了我
嘲笑我的臉上 那兩道黑色的淚痕

我在沒有歸刃的情況下
將他的面具拔了下來
我並非在意他的嘲笑
我只是想證明
一個喜歡嘲笑同族的人 沒有資格成爲十刃

那兩道淚痕
從我面具破裂的那天開始就一直留在我的臉上
而我的名字 也因它而起

烏爾奇奧拉·西法
哭泣之人

我爲我們悲哀的命運流盡了眼淚
而命運還我以黑色的淚痕

向著前方—回憶!

再次來到現世人間
這裏的風景變了
可是這裏的愚昧和無能都沒有變

當牙密正在清理眼前這些形同垃圾的生命時
我爲這些無知的生命感到悲哀
而換做其他十刃
這些人連讓他們感到悲哀的資格都沒有

可是 有個被我判定是垃圾的女人
居然爲了保護自己的同伴站在了牙密面前

她的力量
在牙密面前如同草芥
可是她卻有勇氣擋在牙密面前

我佩服她的勇氣
可惜 破面是破面 人類是人類

“牙密 幹掉她”

命運喜歡和人開玩笑
然而 這次命運之輪轉動的開始
卻是從這對立的殘酷中誕生

我們誕生于這虛無亦要走向虛無
我們鄙夷一切帶著生命的東西
可是—

那天 有一個女人 走進了我的世界
井上…織姬…

——以上摘自網路。

随机日志



留下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