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爾奇奧拉·西法

2009-12-12

烏爾奇奧拉·西法之無淚
漆黑柔軟的頭發,蒼白僵冷的面容,幹瘦的單薄的肢體,玻璃球般單調的綠色眼眸,還有那碎裂了一半的骨灰色面具。
我們管這個人叫“烏爾奇奧拉·西法
烏爾奇奧拉得名字,意思據說是西班牙語裏面“哭泣的人”。他的臉上的確也有著兩道綠色的淺痕,宛如淚迹。不過至今爲止沒人見到他哭泣——哪怕只是落下一滴淚水。

烏爾奇奧拉·西法之無心
每個“虛”的身體都有一個空洞,立于“虛”頂點的“十刃”也不例外。
烏爾奇奧拉是十刃的NO.4,虛洞正正就在鎖骨以下。
而他也習慣于在每一只他鎖定的獵物身上,幹淨利落地在同一個位置上開一個血洞。
虛襲擊人,只爲了尋找可以彌補身上那空洞的東西,盡管一次又一次從血腥中獲得滿足,但不過僅僅是暫時填飽了如黑洞般無盡的虛空與恐懼。
虛自相殘殺,是迫于不進則推的淘汰法則,失敗的強者連苟活的弱者都不如。即使強蠻如豹王葛力姆喬,也無法擺脫這生存的夢魇。
虛到底爲何而活?我們不知道。
而烏爾奇奧拉一次又一次地說,我沒興趣,無聊。

烏爾奇奧拉·西法之無情
人有七情六欲,虛沒有。
但十刃畢竟是最高級的進化,擁有跟人類一樣可以大幅度扭曲變形的表情,盡管他們的臉上經常挂著不那麽令人愉快的表情,比如狂怒、譏嘲、奸笑、哀號。
問題是,有誰看過烏爾奇奧拉的喜怒哀樂?
面對手下敗將,他只是冷冷地撇下一句“垃圾”便轉身離去。被同僚不懷好意地挪揄,也只是面無表情地罵了聲“低級”。受到藍染的賞識贊揚,他只是默默地退到一旁的黑暗中。被憤怒的織姬一巴掌甩個面腫,他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
萬年不動的冰山面癱男,你那表情崩潰的一天令人期待。

烏爾奇奧拉·西法之無欲
Ulquiorra的實力無人質疑,但他對等級評定、勝負生死漠然置之。有命令下來就幹活,沒命令就懶得動一根指頭。而這種態度也決定了他並不是個容易挂彩的命。
兩度下凡參戰,同僚不是被秒殺就是傷得七零八落,有誰像他那樣幾乎毫發無損地回歸?更何況,這麽多次對決,他連斬魂刀都沒有解放過。也許比起肉搏,他更喜歡不動聲色的虐心,鬥智。
就像綁架織姬那一回,換成十刃裏面的其他人,恐怕都是直截了當砍了護衛抱走就溜,但他卻不是。先是見血威嚇,然後是不容商權的強壓,最後又是施于了些微的“仁慈”,允許原本死心絕望的她擁有“見誰最後一面的自由”。
多麽完美的斯德哥爾摩案例。比起粗硬的鎖鏈,柔軟的蛛絲更能囚禁住那位公主的心。更重要的是,剝奪了她從牢籠中逃跑的欲望。
除去藍染叔和狐狸銀,虛圈只怕沒有一個能有如此的心眼。難怪虛夜宮之王如此欣賞他。
即便如此,他從沒有在他人面前炫耀過一次。“那是藍染大人的策劃。”

烏爾奇奧拉·西法之無想
頂著十刃NO.4的榮光,他在虛圈的食物鏈處于上層,卻不在頂端。他的眼睛裏,只有那個君臨天空皇座的男人,才是能向他發號施令的唯一人選。
藍染大人的命令。——爲了藍染大人的野心。——遵從藍染大人的意志。
似乎,他每一次出手,沒一場殺戮,都只不過是爲了忠實執行藍染大人所下達的指令。
有人爲了狩獵強者的快感而不惜廢掉一條手臂,有人爲了保持現有的形態而吞食自己的同類。
烏爾奇奧拉……又是爲了什麽而戰?僅僅是完美扮演藍染的一枚好用的棋子而已?
藍染所追求的是天之皇座,而你呢?

烏爾奇奧拉·西法之無窮問
隨著虛圈劇情的展開,我們對烏爾奇奧拉的了解漸漸增多,卻又增添了不少迷惑。
從他面無表情中,讀不出他深深隱藏的一切。
從葛力姆喬抛出的“反膜之盒”的強光中,他暫時從我們的視野中隱去。
然而也只是暫時。

當他從新回歸之日,無窮疑問是否會隨之解迷……

但願。

——以上摘自網路。

随机日志



留下回复